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陳光標給美流浪漢發錢




play
陳光標曬16噸人民幣




play
陳光標談做善事




play
陳光標:歡迎來查我



向前
向後




陳光標在辦公室內接受荷蘭國際新聞電視臺駐北京記者的採訪。
頒發給陳光標與丁書苗的捐贈證書

聯合國(中國)全球合作基金會執行主席頒給陳光標的“世界首善”榮譽稱號
  “我現在是‘世界首善’了。”
  2014年7月6日晚間,高調赴美給流浪漢發錢的陳光標回國之後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時再三強調。
  早在2011年3月,陳光標就已經對外稱,“世界首善”這個位子還空缺著,他要努力爭取。
  這趟美國之行顯然沒有讓他失望。
  繼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刊登廣告之後,6月25日,陳光標如約出現在紐約中央公園船屋(Boathouse)餐館和美國窮人以及各大媒體見面,開啟他免費發放午餐和送“紅包”的美國行。一如他在國內一樣,這次的美國慈善之行也引發了不少風波和爭議。
  有流浪漢在現場大罵陳光標為“騙子”,根本沒有領到錢。又有媒體配圖報道稱,紐約街頭有流浪漢拒絕陳光標發放100美元現鈔。
  7月6日的專訪中,陳光標對澎湃新聞表示,上述均為斷章取義的不實報道。
  讓他頗為得意的是,當天的午宴現場,一位來自於中國全球合作基金會(China Foundation for Global Partnership)的主席唐納修(Patrick Donohue)向陳光標頒發了表揚狀,授予其“世界首善”的榮譽稱號。
  該表揚狀上用英文寫著該機構名稱,下邊有一行小字“在聯合國支持下”,中文寫道:“聯合國授予中國道德模範中國首善陳光標先生為世界和平形象大使及世界首善榮譽稱號。”
  實際上,該基金會並非聯合國官方機構。
  但陳光標多次向澎湃新聞強調,這是聯合國組織頒予其的稱號。
  從“中國首善”晉升為“世界首善”的陳光標試圖將“高調慈善”的腳印留在全球五大洲上。
  “目前亞洲、歐洲、美洲我都已經去過了。”陳光標對澎湃新聞透露,下一步他的計劃是前往非洲進行慈善事業,具體內容不是發錢,而是資助當地教育,比如建學校等等。
  “國外的媒體對我的報道80%都是正面的、客觀的,但國內的媒體卻正好反過來,80%都是負面的。”陳光標表示,那些質疑他的人,應該去採訪一下現場的受助者,傾聽他們真實的聲音,“基本都是感謝我的”。
  “這個社會有病了!”陳光標對於自己做好事受到負面評價表示“忿忿不平”。
  另一方面,他又很享受被各大媒體報道的“曝光率”和“影響力”,甚至深諳如何博眼球之道。
  “在中國來講,受訪最多的人就是我。”陳光標對澎湃新聞表示,“而且我做任何活動都不邀請媒體,都是媒體主動來找我,這次美國各大媒體來報道我也是這樣。”
  事實上,在其這一次赴美前幾天,陳光標曾對澎湃新聞透露,此次赴美總計花費超百萬美元,其中就包括邀請一些知名媒體機構的費用。
  與國內媒體相比,此次一些外媒的相關報道讓他頗為自得。
  7月1日,從紐約回國剛剛兩天的陳光標受邀前往遼寧撫順。
  他在雷鋒墓前獻上鮮花和《紐約時報》等外媒報紙,上面有有關他美國慈善之行的報道,並向“雷鋒叔叔”磕頭彙報美國之行的成果,自信“兩天后肯定能上頭條”。
  “雷鋒就是我心目中的佛。”陳光標對澎湃新聞如是表示。
  7月6日下午,在其位於南京江寧區的江蘇黃埔再生資源有限公司內,拜訪者眾。
  其中有幾名尋求合作的商人,一部分人號稱可以只花兩三百萬造潛水艇。
  “我到時候選擇宣佈向某個國家捐贈一艘,對方肯定不會收,但一定會引發轟動,成為各家(媒體報道)頭條。”陳光標向該商人灌輸了自己的“營銷”策略。
  當著澎湃新聞的面,陳光標直言不諱地談及當年向“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捐贈北京的別墅,同樣是“明知道他不會收”,但是可以成功吸引媒體報道。
  陳光標面對媒體顯然已經駕輕就熟。
  當天下午,出現在陳光標辦公室的還有荷蘭國際新聞電視臺駐北京記者Marije Vlaskamp。
  對於其“慕名”採訪,陳光標十分配合,不僅特意回家洗澡換衣服,坐到鏡頭前的第一句話就是:“需不需要補點粉?”
  隨後,身邊工作人員迅速上前為其“補妝”。
  Marije Vlaskamp對此“贊嘆”不已,一邊用中文誇獎陳光標“非常專業”,一邊暗示身邊的攝像趕緊拍攝:“It's so much funny。”
  陳光標聽上去非常受用。
  7月6日晚,略顯疲態的陳光標依舊“敬業”地接受了澎湃新聞專訪,“自信滿滿”地回應了種種質疑。
  其中不少出挑的觀點,或有“來自星星的標哥”之感,更彰顯出其自身關於生存之道的獨特邏輯。
  “這個社會有病了”
  澎湃新聞:這次美國之行,有報道稱因為現場沒有發放承諾的300美金,有流浪漢大罵你是騙子。為什麼名額會從當初的千人降至後來的300人,發放金額也從30萬美元縮水至9萬美元?
  陳光標:當天本來計劃是在中央公園向1000名流浪漢提供午餐並贈送每人300美金,但由於安保及現場秩序維護等問題,草坪上的700人被取消了,改為300人。
  後來在船屋裡,由於場地有限,共計進餐的是250名流浪漢,另外50人的位置留給了媒體。
  即便這樣,還有五分之二的媒體沒有進得來。
  當天的現場,也只是選擇了幾名受助者代表上臺領取300美元捐贈,其餘近9萬美元紐約救助站不讓發,我都交給了救助站,由他們負責發放。
  我之前沒有助理安排,所有現場的保安協調等都是我到美國之後3天內解決的,我幾乎三天三夜沒有合眼。
  但由於條件限制,確實與計劃有點不一樣。
  澎湃新聞:也有報道稱,美國街頭有人拒絕了你的100美元現鈔。究竟現場的情況是怎樣的?
  陳光標:這個根本是斷章取義的不實報道。
  我當時是參觀了“紐約援救計劃(New York City Rescue Mission)”附近的街區。
  那個人是賣五彩泡泡玩具機的小販,我本來是拿出100美元,想跟他買兩個,並且不要找零了。但是由於有很多媒體記者跟著拍攝,那個人是被媒體的“長槍短炮”嚇跑了。
  掏出100塊不要找零是我養成的習慣。有時候我打車,哪怕只有起步價,我也是掏出100塊,不要司機找零。
  澎湃新聞:當天活動的圖片顯示,當時有美國流浪漢穿著雷鋒裝敬禮。有消息稱你要求受助者作出如上舉動,認為這是對受助者和革命精神的侮辱,是為了滿足你膨脹的自我。對此你怎麼看?
  陳光標:我當時是帶了150套雷鋒裝和50套紅軍裝過去了,放在外面的草地上。
  當天大概有一百多名志願者,大部分都是學生,他們穿上了衣服,可能也有一些沒有進得了現場的流浪漢穿了,但我當時根本就不知道。
  我在飯店裡面,現場的視頻你也可以看到,我根本沒有要求人穿雷鋒裝。
  我本來就是放在外面送給那些志願者的,誰願意誰穿,我根本沒有限制,沒有要求一個人穿,他們穿都是自願的。現在有很多媒體,不在現場,報道全是斷章取義。
  那些沒有進來的流浪漢肯定會說我不好,但是現場的流浪漢對我的評價都是正面的、肯定的。
  像CNN、美聯社、VOA、BBC等美英主流媒體對我的報道,80%以上都是正面的評價,只有20%是負面的。反而國內媒體恰恰相反,80%的報道是負面的,其中很多都是想象出來的。只有20%是正面的。
  我明明是去做好事,宣揚慈善,做正能量的事情。
  這是怎麼了?
  這個社會有病了。
  “雷鋒是我心中的佛”        
  澎湃新聞:除了帶雷鋒裝去,你之前在國內也有過“接過雷鋒的槍”等舉動,你對雷鋒精神好像情有獨鐘?
  陳光標:可以這麼講,沒有雷鋒,就沒有陳光標做好人做好事的今天。雷鋒是我的偶像。
  沒有雷鋒精神,我可能現在也在悶聲大發財,也在滿世界買奢侈品,也在玩游艇和私人飛機,也在吃喝嫖賭。
  有了雷鋒精神的影響,以上的我做不到。
  澎湃新聞:雷鋒為什麼會對你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陳光標:我從14歲時就開始當電影放映員,到幾十個村莊放過雷鋒電影,我也看了幾十遍。
  澎湃新聞:你所認為的雷鋒精神是什麼樣的一種精神?
  陳光標:雷鋒精神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雷鋒精神是愛崗敬業,助人為樂,熱愛祖國,勤儉節約,無私奉獻,熱愛勞動,自力更生,艱苦奮鬥。
  雷鋒精神是不嫖不賭。
  澎湃新聞:那你覺得你是新時代的雷鋒麽?
  陳光標:我跟雷鋒的最大的差距就是,我缺一個毛主席的題字。
  澎湃新聞:現在網上有一種論調,質疑當初雷鋒的有些事跡是為了宣傳需要誇大的,你對此怎麼看?這會不會影響到人們對你的看法?
  陳光標:我認為雷鋒精神無可厚非。質疑雷鋒的人是對中國精神文明道德建設的一種“推倒車”,是對“中國夢”的“推倒車”
  澎湃新聞:你7月1號前往遼寧撫順拜祭雷鋒墓是為了什麼事情?
  陳光標:是撫順市雷鋒中學邀請我去參加“讓雷鋒精神光耀世界”主題活動,他們聘我擔任雷鋒中學名譽校長、雷鋒班名譽班長、少年雷鋒團名譽團長。
  澎湃新聞:當時你對雷鋒墓磕頭了?
  陳光標:雷鋒就是我心目中的佛。當然,我也信佛。
  我也信孔子,我也信基督教,我只是不信邪教。
  很多人給佛磕頭。我給雷鋒磕頭沒有錯,而且他從年紀上說跟我父親差不多大,是我的長輩,我給這種民族精神磕頭沒有錯。
  “我撬動了億萬美元的效應”
  澎湃新聞:你在雷鋒墓前也獻上了《紐約時報》等媒體報道,彙報了美國之行的成果。你自己對這次美國之行怎麼評價?
  陳光標:用四個字來評價,就是功德無量。
  因為我花9萬美元,成功刺激了中國富豪和美國富豪,讓他們加入到做慈善的隊伍里來,撬動了億萬美元的效應。
  我不是要每個流浪漢都拿到300美元,我是想通過這個事情引發關註,以點帶面,刺激帶動富人。
  澎湃新聞:你怎麼知道撬動了億萬美元?
  陳光標:因為已經有一些企業家給我打電話了。
  你看我這次上了世界各地媒體的頭條,CNN一個報道多少錢?一個版的廣告費多少錢?免費上這些報道,取得的社會成果就相當於億萬美元的效應了。
  我從2005年開始在國內做慈善,高調帶動了企業家投入慈善事業的金額成幾十倍的增長,這些都是高調行為帶動刺激出來的。
  澎湃新聞:你不是曾經說過想轉型低調麽?為什麼還時不時高調出現?
  陳光標:我想低調是因為可以“悶聲大發財”。我今年上半年沒什麼聲音,公司的營業額就比去年增長了20%以上。
  但是我生下來就有一種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我要用這種高調的方式,去刺激帶動其他企業家、富人回報社會,用我的人生觀和財富觀去影響他們。
  澎湃新聞:你的人生觀和財富觀具體是?
  陳光標:我認為人活著,影響帶動更多人幸福和快樂,這樣的人生才是有意義和價值的。
  我的財富觀是,錢就像水,如果你有一杯水,你可以喝了它。如果你有一桶水,你可以放在家裡,如果你有一條河,你要拿出來和別人分享。
  澎湃新聞: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這些是可以拿出來分享的?
  陳光標:大概是從2005年起,我覺得錢開始花不完了。於是我決定,每年拿出公司利潤的50%—60%來回報社會。
  “好在標哥有獨特的智慧”
  澎湃新聞:你的這種高調帶來的影響力,對公司業務有什麼好處麽?
  陳光標:就是因為我高調,官員一般不敢跟我打交道,我也因此得罪了一些利益群體,所以我一手的拆遷業務基本拿不到,生意有98%都是來自二手和三手轉包的。
  我認同王石的一句話,想掙錢不要名,想要名就別想掙錢。
  因為這個社會很多富豪都是靠官商勾結髮家的。他們不敢高調,因為他們不敢把財富放在陽光下。
  好在標哥有獨特的智慧,還能做這麼大。
  澎湃新聞:2008年你因為汶川地震救災而全國聞名,但之後也有一些對你的質疑,包括你在老家的養老院實際上是給父母住等傳聞,還有假捐等,你對此還有什麼回應麽?
  陳光標:那都是一些利益團體,一些富豪看不慣我,恨我,妒忌我,花錢請媒體想搞倒我。但那些都是道聽途說,捕風捉影。
  我在老家從來沒賺過一分錢,捐贈3000萬元建了鄉村公路、養老院、農貿市場、光彩幼兒園,有老家的證書和錦旗。
  但老家也有人妒忌我,加上比如農貿市場搬了,肯定也有人不滿,所以就在背後說我。前幾年也有部門調查過我,我要是官商勾結,要是偷稅漏稅,早就坐牢了。
  我父母給我取的名字,光標,就是指要經得起陽光檢驗,要做人民學習的標桿。
  澎湃新聞:你認為很多富豪都是官商勾結?
  陳光標:改革開放以後三十多年,由於很多法律沒有完善,一些億萬富翁背後多少都有官商勾結。
  他們發財了就滿世界買奢侈品,去吃喝嫖賭,我從良心上看不慣。所以我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影響他們。
  澎湃新聞:我在你的獎狀陳列室里看到你曾經和丁書苗一起向雲南旱災災區人民捐贈礦泉水2000噸,當時是什麼情況?
  陳光標:這個就不提了。
  澎湃新聞:那你對十八大以來的中央反腐怎麼看?
  陳光標:我從新一屆以及未來的政府看到了光明和希望。
  現在中央是“老虎蒼蠅一起打”,讓我們看到了好人會有好報,一個真正有正能量的人會有好報。現在必須把利益集團打掉,讓更多人有公平競爭的機會。
  “知名度和美譽度世界第一”
  澎湃新聞:你的辦公樓里有幾個房間都陳列著你獲得的獎章、榮譽證書等,一共有多少?你很享受這種陳列帶來的滿足感麽?
  陳光標:我從小就喜歡做好人好事要得到表揚。我的愛好就是收藏各種證書。現在一共有4000多個獎狀。
  我希望把這些留給後人,留給歷史。
  澎湃新聞:這些榮譽裡面你最得意的是哪一個?
  陳光標:那還是2009年被評為“中國道德模範”,那是說我是中國道德最好的。
  澎湃新聞:你之前好像宣佈不參加“中國首善”的評選,這次“世界首善”是什麼機構頒給你的?
  陳光標:是聯合國(中國)全球合作基金會執行主席頒給我的,上面寫的“聯合國授予中國道德模範,中國首善陳光標先生為世界和平形象大使及世界首善榮譽稱號”。
  我現在不僅是中國首善、亞洲首善,還是世界首善。
  澎湃新聞:當時是這個機構主動去找你的麽?        
  陳光標:是的。
  澎湃新聞:但是很多人還是把你的舉動當成笑話,客氣一點說是“行為藝術”。
  陳光標:我知道。說我高調誇張的手法也會,行為藝術也好,我都不在乎,因為我沒有做壞事。
  可以說,中國企業家在全世界的影響力想超過我不太可能了,我現在在世界的知名度和美譽度應該都是第一。
  澎湃新聞:你的會客廳里,也到處掛著跟國家領導人的合影。
  陳光標:其實都是一些出訪或者活動時的合影,我認識他們,他們不認識我。我沒有任何政治背景。
  澎湃新聞:這次去美國,你選擇讓受你救助的陳果母女出面,加上想宣傳雷鋒精神等,慈善主題被意識形態的宣傳有所沖淡,也有媒體開始解讀你這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背景。
  陳光標:我做事情都沒有任何商業目的和政治目的。
  陳果只是我救助過的200多萬人其中一個而已,我想帶出來給大家看看,她在美國接受治療的情況究竟怎麼樣。我雖然不談政治,但我很愛國,我很感謝小平同志帶來的改革開放。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我,說不定我現在還在種地。
  “我就是要做到在五大洲上頭條”
  澎湃新聞:從去年底,你就宣佈,想收購紐約時報公司的全部或大部分股權,改為中英雙語,為什麼會選擇《紐約時報》?
  陳光標:在我心目中,報紙影響力最大的就是《紐約時報》。美國在世界的影響力也是最大的,科技、教育等在我心目中都是NO.1。
  澎湃新聞:現在進展如何?有消息說,你這次赴美也是希望再次跟《紐約時報》談判收購事宜?
  陳光標:暫時告一段落了。我現在是委托一個美國人在幫忙協調。拒絕是他們的事情,想買是我的事情。
  我是發自內心的想買,現在哪怕花2到3億美元買一個評論版也可以,改成中英文的,然後銷售到亞洲、中國。我覺得如果價格合適,他們也會考慮。
  澎湃新聞:除了繼續收購《紐約時報》事宜外,今年在慈善上面有什麼計劃麽?
  陳光標: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我要把慈善做到非洲去。我要做到在五大洲上頭條。現在亞洲、歐洲、美洲人民都知道我了,下一步就是非洲。
  澎湃新聞:還是去發現金麽?
  陳光標:不發錢了,考慮做教育方面的慈善。
  澎湃新聞:捐建學校之類的麽?
  陳光標:是的。
  澎湃新聞:打算捐助多少錢?
  陳光標:幾百萬吧。
  澎湃新聞:那之前計劃聖誕節去臺灣發紅包、開個人演唱會還去麽?
  陳光標:臺灣就不去了。我這個人有的時候一些點子是突然冒出來的。
  澎湃新聞:但你的點子都是會博得大家眼球。
  陳光標:企業家不管什麼舉動,對產品都會是一種營銷。環保和慈善這種正能量也需要營銷,讓更多的人知道就是一種成功。我當時在無車日砸一個快要廢棄的奔馳車,花少量的費用,就能達到最大的宣傳效果,這也是一種創新。
  我現在就是要做到在五大洲上頭條,不僅是中國,而是全世界知道,不要讓陳光標是一個名字,而是一個關於慈善的符號。
  來源:東方早報
(原標題:陳光標:我現在是“世界首善”,和雷鋒只差毛主席題字)
創作者介紹

黑檀傢俱

qx69qxbs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